四川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欧冠

瞒着老婆偷结扎老婆竟告诉我她怀孕了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10 03:11:51

瞒着老婆偷结扎老婆竟告诉我她怀孕了

我磕磕巴巴的帮沈老师把外边穿的衣服脱掉,沈老师说她没力气了,要休息一下。让我背过去不要看她。

我乖乖听话,然后我就听到背后有消息。

好像是沈老师在往卫生间的方向去,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过去的,反正好一会儿卫生间的门忽然响了,没一会儿里边就传来哗啦啦的水声。

我浑身1松,知道沈老师在洗澡。

地上扔的都是沈老师的衣服,她被扯开的衬衣,还有被我脱了半天才脱掉的牛崽裤。

我真的很累了,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反正我觉得时间挺长的,就感觉有人在拍我的脸,还轻轻的叫我:“左杨,左杨你醒醒。”

我赶忙睁开眼睛,发现是沈老师。

她脸色已不红了,好像也比原来有力气的多,说话也很清楚。

看到她终究没事,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,觉得自己今天做的事很对不起她,立刻爬起来道歉。

“沈老师对不起,都怪我。要不是我,你也不会……”我话还没说完,沈老师就打断了我。

“没事的左杨,老师不怪你。你放心好了,沈老师还会回去教书的,他们不敢拿我怎样。”

说完沈老师就让我去洗澡,还说要做点东西给我吃。

我也饿坏了,知道沈老师是真的不怪我,我重重的点点头走进卫生间。脑海里却不断显现出刚才沈老师的模样。

她穿着居家的睡衣,看上去比平时还平易近人,像是邻家姐姐的那种感觉。

洗着洗着,听到厨房里传来炒菜的声音。

我心里有一点点的幸福,从小到大,只有我妈给我做过饭,她走了以后那个女的从来不做饭,都是我自己做。

等我洗完澡出来,沈老师正好端着面从厨房出来。

味道真的好香。

“快过来吃饭。”沈老师冲我招招手。

我赶忙走过去坐下来:“谢谢沈老师。”

“老师还要谢谢你呢。今天没有你在,我说不定已……总之答应老师,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。不要再找方老师的麻烦了好吗?”沈老师揉了揉我的头发。

我点点头,低头用力的往嘴里扒拉面条。

王大海大概是怕我们报警,把他的丑事都说出去,所以并没有敢把沈老师开除,估计是他想办法把校长说服了吧。

大会上也没说什么,校长就说了几句话,剩下的都是王大海在说。

还说甚么最近学校里总是有风言风语的,学生的职责是学习,不是去传老师的八卦和绯闻什么的。我知道他是心虚,沈老师就坐在我们班的最前边,她昂首挺胸的看着主席台,虽然有很多老师和学生都偷偷看她,她也目不斜视。

听到副校长这话,李瑶很不屑的“切”了1声,好像很看不起沈老师。

发现我盯着她,李瑶朝旁边的地面上吐了口唾沫:“看甚么看?强奸犯!小偷!你这类人居然也能让学校留下来,不知道用了甚么邋遢的办法。你不嫌恶心么?”

“诶?左杨我听说你爸给你找了个后妈?我跟你们说,那个女的好像是做那个的,听说活儿不错啊,不知道左杨你这个强奸犯试过没?跟我们说说?”陈常胜笑嘻嘻的问我。

每次我看到他都觉得很上火,但是我没想到他今天会提起这个事。

这对我来说是一种羞辱!

我撇过头不想理他,坐在我旁边的大头一巴掌乎到我头上:“他妈的,胜哥问你话呢,你是哑吧啊?”

我扭头瞪着大头,亏他上次还求我不要把林可儿的事说出去,现在看他就是个墙头草。

看见陈常胜就摇尾巴的狗腿子。

大头看见我瞪着他,悻悻的“嘁”了一声就不敢吭声了。

“你少说我家的事。跟你没关系!”我对陈常胜说。

由于上面还在开会,所以我们下面说话声音都不敢太大。

“哟,你很屌啊?麻痹的,你还不知道呢吧?你死定了怂逼,明天放学就等着挨打吧。”陈常胜得意的很。

我不知道他这话啥意思。

李瑶嘲笑1声:“你以为可儿的事就这么算了?孙杰他们不会放过你的,你等着吧。”

我心里咯噔1声。

其实后来我心里想过林可儿的事,我抱怨过自己,当时应当去帮林可儿的。但是我畏缩了,所以她才会被陈常胜这几个人糟蹋,可是一切都已晚了。

我本来以为这件事已过去了,没想到现在竟然会东山再起。

孙杰就是比我们高一届的男生,他在他们那一届混的挺利害的,上次强奸林可儿的事就有他,我不明白他为何会找我的麻烦。

有点心虚的说:“我又没招惹他,他凭甚么打我?”

陈常胜一巴掌乎到我的头上:“傻逼,这你就不知道了吧?林可儿现在是孙杰的女朋友,你强奸林可儿,他说他要挤爆你的卵蛋,你就等着吧。”

看着陈常胜幸灾乐祸的模样,我浑身发冷。

陈常胜再怎么嚣张也就只是在我们班级里而已,出了我们班级,他啥都不是。但是孙杰不一样,听说他和外边几个学校里的混子都很熟,而且还认识几个社会上的人,他要是找我的麻烦,那我该怎么办?

还有林可儿,沈老师不是说她转学了吗?

怎么会和孙杰在一起?

明明是孙杰和陈常胜他们强奸了林可儿,孙杰自己心里清楚,现在为何要找我的麻烦?

心里好多疑问,但是我知道,我要是被孙杰盯上了,接下来的日子肯定会不好过。

整整一天我都在想这件事,我乃至想把这件事告知沈老师。

可是后来想了想我就没说,由于我怕沈老师担心我,听说孙杰连学校里的保卫科都不放在眼里,沈老师肯定也拿他没办法吧。

时间过的很快,我历来没觉得在学校里的时间过的这么快过。

一整天我都惴惴不安,回到家还没进门,听到客厅里我爸好像在打电话,听了一会儿我吓个半死,他是给沈老师打的电话!

我爸在电话里要骗沈老师来我家,说要谈谈我最近的学习状态什么的。

他是咋知道沈老师的电话的?

是上次沈老师留给我的那个纸条,我放在家里了,他肯定是从那个纸条上看见沈老师电话的。

我心里窝火,打开门冲过去就把电话挂断了。

我爸愣了一下,接着一巴掌就朝我乎了过来:“你这个扑街仔,跟你妈那个臭婊子一样是个丧门星!还敢挂老子的电话了?我特么打死你!”

我死死瞪着他,伸过去脸让他打,我连躲都不躲。

我真的很生气,把我妈气走了不说,现在还要打沈老师的主张,我绝对不会让他伤害沈老师,绝对不!

打了我两下,我不吭声,我爸一脚把我踹进我屋里让我滚去写作业,还说以后他的事让我少管。

我把那张写着沈老师电话的纸条撕碎扔了,反正我心里也记着沈老师的电话。

没一会儿那女的回来了,叫我去做饭。

她今天好像没啥精神一样,我爸凑过去要跟她那啥,她一巴掌扇我爸脸上,骂我爸说:“老娘累死了,你他妈给我消停一点!”

她眼睛化的很重的妆,像狐狸一样往上挑着,她恶狠狠的瞪着我爸,我爸立刻不敢吭声了,骂我说看甚么看,还不赶忙滚去做饭!

我心里说不上啥感觉,我恨不得让我爸把这个女的打死,也巴不得让这个女的把我爸打死。

最好他们俩都去死。

吃完完饭我回房间睡觉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
心里想的都是白天陈常胜说的事。

林可儿退学以后去哪儿了?她咋会和孙杰在一起的?心里想一想她之前那么对我,我心里就解气,这女的就是贱,她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,强奸她的就是她现在的那个甚么男朋友,孙杰。

想到孙杰,我心里立刻又畏惧了。

不知道他明天会怎样找我麻烦,会不会找几个高年级的打我?

我甚至在想我能找谁帮忙,想来想去好像就只有沈老师可以帮我,可是想起上次林可儿她爸打过沈老师,我心里就畏惧。

还是算了,我不想让沈老师再有麻烦了。

第二天下午快放学的时候,陈常胜找到我,笑嘻嘻的说:“撒比,一会儿就放学了。我怕你一个人挨打太无聊,我叫了全班去围观,你等着被孙杰打出屎吧。”

李瑶也走过来,鄙夷的看着我,冷笑道:“打死你最好,那样我们班就不用有你这个强奸了,大家说是吧?”

教室里立刻被李瑶带动的喧闹了起来。

“就是,这撒比偷东西不说,还特么是强奸犯。跟他一个班简直恶心。”

“哎昨天陈常胜不是说他后妈是鸡吗?听说他爸在办公室给林可儿她爸跪下磕了好几个头呢,差点给人家舔鞋了。”

“真的啊?卧槽真奇葩,亲妈卖菜,亲爸给人下跪,后妈还是个鸡。全家没一个好东西,要是我就死了算了。”

这些话像是一根根烧红的针尖扎在我的心上,我火大了,扭头狠狠瞪着他们。

“闭嘴!”我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。

李瑶更得意了,咄咄逼人的看着我:“你这类人活着就过剩,还不如死了算了。跟狗一样,叫甚么叫?我家狗都比你干净。”

我气的浑身发抖,她笑眯眯的看向陈常胜:“胜哥,我们还是走吧,别跟这类人空话了,多说一句都浪费我的口水。”

陈常胜笑嘻嘻的说就是就是,等着看孙杰把他打成撒比。

我心里只有愤怒,我恨。

我恨我爸,恨那个女人,恨我自己!

可是我无能为力。

我有什么办法?我在心里呐喊,老天爷,你为何要我生在这样一个家庭里,为什么!

愤怒归愤怒,没一会儿我就觉得畏惧了。

由于放学铃声响了,全班学生在陈常胜的带领下到学校门口去看热闹。临走的时候还说他们看在同学的面子上,会帮我叫救护车的。

全班有又是一阵轰笑。

我独自一个人整理好书包,慢吞吞的朝教室外边走。

今天是周二,沈老师这会儿应该在开会,我站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,终究还是缓缓的朝学校门口走去。

这会儿学校外边有好多学生,除那些放学回家的,我看到好几个高年级的。陈常胜他们就站在旁边。

我大老远就看到孙杰了,他蹲在路边,嘴里吊着一根烟。

而在他背后,站着一个女生。

就是林可儿!

我不知道这段时间林可儿到底干什么去了,她变的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,之前她喜欢穿粉红色的公主裙,但是现在的她,头发烫成了卷的,还化着很浓的妆,穿的衣服也很暴露。

她穿着那种绑带的高跟鞋,一条白色的牛仔紧身短裤,显得她的屁股特别圆特别翘。

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上衣,把肩膀也露了出来。

而且她手上也叼着一根烟,像是那种小太妹。我看到她的同时,她也看到了我,她脸上和孙杰媚笑的表情立刻凝固住,死死的瞪着我。

孙杰他们也注意到了我,几个人纷纭站了起来。

这时候陈常胜指着我,讨好对孙杰笑,跟狗腿子一样说:“嘿嘿,杰哥,你看就是那个撒比。他就是左杨。”

我停住脚步,这时候途经的学生全部都停了下来,围在一边看着我。

他们的眼神里有幸灾乐祸,有的是可怜,有的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,他们肯定以为我会被孙杰打死吧?

孙杰穿着那种吊裆裤,吊儿郎当的走过来,嘴里还嚼着口香糖,头发剪的是那种公鸡头。

“看着就跟个傻逼似的。你就是左杨啊?”他斜着眼看我。

林可儿和他带来的那些人也都跟了过来。

我看了看林可儿,点了点头说我就是。

孙杰嘲笑了1声,呸的一口把口香糖吐到我脸上:“你他妈的敢弄老子的马子,你胆子很大啊?”

我伸手抹掉脸上的口香糖,正想说不是我,孙杰一脚就朝我踹了过来。

本文未完,后续内容请添+关注微信公众号: kanshu69 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040就可以看到全本书籍 ;注意是在微信公众号里回复数字 040 哦

西地那非的副作用

西地那非作用

印度神油有保质期吗

相关推荐